艾七七


-
终将从白雪覆盖的最初走向生机盎然的尽头。
它历久弥坚,我相信。
再多、再多的苦难,在疯狂的赌徒面前
不过尔尔
本就残缺
又何谈高风霁月
我不愿,不愿成为第二个圣地亚哥
又何论下一个郭沫若。
-
等着吧,你这个矮子
命运,若你向我展开丑恶的嘴脸。
那我就将你划开。
若你将我引入十八年的骗局。
那我就将你打碎。
你给我的苦痛,终将返还给你。
-
畸形的、病态的——将眼睛蒙上,将耳朵堵住,不看,不听。
人群是人的坟墓,任何人都无法向周围说不
可那高高王座上执掌公正天平的人啊
面带微笑,亲手粉碎了它。
-
你这个疯子,天道轮回,报应不爽。
等着吧,那些被你从无辜的懵懂拽入血色地狱的孩童的因果。
等着吧,这个国家的改朝换代。
等着吧,你的审判,你的走狗的落马。
-
有的人过分天真,本源的世界仅仅存在于幻想之中。
太太的客厅又使你蒙上善妒相轻的嫌疑。
我不喜、不喜你矫揉造作的腔调,不食人间的伪装,
反复强调的空洞。
-
人生是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

Alone.
我看见清晨雾气氤氲,耳边莺鸟婉转歌唱。
我嗅闻到天堂鸟的清冽香气——
大概天堂也是如此,清冽的,厚重却自由的。
——
自甜美黑暗的梦境中脱身而出,
辗转于极夜两点空无一人的街道中,
目之所及、夜灯缱绻,
静谧蔓延,犹如一幕独自一人的戏剧,
在此拉开序幕。
上帝早已沉睡,
黑暗中、是我孤身一人,奔赴的寥落舞台,
裙角翩跹,足尖轻点过中夜湿润且冷的石砖,
携风之手共舞,不管不顾内在束缚,
品味独属于我的时间,这片刻的欢欣与雀跃,
我已被这恼人的生活逼迫太久,
濒临边界线的情绪,
于这无人管辖的乌托邦尽数散去,
显得微不足道——
仅仅是,苍穹之下,唯我一人。
——
我将祈愿永远,
与命运博弈。
——
"And she died..."
"In ecstasy."

1.你
伸出双手,我看见每一道月光流淌着静脉。对镜梳妆,落叶阶前它们目睹我纷纷而下。我驻足不前,只是站在这里,便顷刻看见你朝我走来。
再后来,我听见玻璃打破路人的凄音,岁月骛过的足音,路灯明灭闪烁、光斑聚散相续的寂静,我听见——你微笑时微弱的气音。
海浪行驶在孤舟上,空气飘落在雪花中,而你所欢是我。

The first
“愿终有一天,承载微风之祝福,悄然而至你的身旁——”
——
光如盈星飘然闪烁,如光降的微馨一般亮丽——
于是在时间的尽头我看见你了,小爱斯梅拉达——
并不是在塔布洛欧中的所囚金丝之雀鸟——
仅是恣意踏起弗朗明戈——在穹顶之下,在神像之下——起奏祭神之舞
如沐上神之辉芒——
灼灼其华,不可方物——
扬起的脖颈如天鹅骄矜,沙丽如尼罗河水轻盈——尽管在偌大神像之下如微尘渺小。
然而我是卡莫西多——一如在盛大的篝火晚宴中被你攫住灵魂——
无论怎么样,都能在不经意中被你吸引——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